读书笔记:《MegaTech: Tech in 2050》

最初发布于:https://kevinhu.me/megatech-tech-in-2050/

前段时间看完了这本经济学人出版的《超级科技:2050 年的科技》,一直拖着没有写总结。

https://www.amazon.com/Megatech-Technology-2050-Economist/dp/1610398254

本书是来自科技圈一些重量级人物的文章合集,回顾了科技的发展并展望了 2050 年可能的科技世界。

预测未来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书里提到了很多很有趣的观点,有各个领域对最近和未来发展方向的展望,还有其中对科技社会伦理的讨论都很有意思。

也就是说,本书并没有实际预测 2050 年的具体会出现的科技,而是提出了对科技发展预测的工具,和对科技发展方向的讨论。

总结一下我认为书里最几个有意思的几个观点。

以史为鉴

通过观察过去科技发展的历史,可以得出很多每次新科技从诞生,增长,爆发,和普及的规律。比如:

  • 如果我们需要预测一项技术的未来,我们免不了观察它的过去和现在。一项技术总是从少数爱好者接受开始,慢慢扩散到大众。比如在智能手机,移动技术得到广泛接受之前,往往是在少数爱好者中得到关注和欢迎。主流技术往往从他们最新的爱好和兴趣开始。
  • 历史不会重复,但往往会押韵。科技往往会向更快,更强的,更高的生产力的大方向发展,但在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经济条件,甚至在很多偶然因素的印象下,会有不同的表现。比如,移动支付在非洲的普及,因为银行和信用卡并不发达,反而促进了移动支付的发展。
  • 从科技过去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新的科技对人的影响,都是有前例可循。比如,互联网的阅读和娱乐,和未来可能出现的虚拟现实,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看成是电影电视的延伸发展。甚至很多对于新的娱乐方式的批评也是相似的,那么我们的应对方式也可以相似的。
  • 但另一个方面看,科技的发展往往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在下一次科技革新之前,我们应该有更多的智慧把预防副作用作为先验设计的一部分,而不是亡羊补牢。比如数字社会对个人隐私的侵犯,造成的信息茧房,比如化石能源对环境的破坏,等等。
  • 未来的到来,总会不平均。每一次科技的革新和生产力的革新,都会导致以往的工种将经历速度和程度的淘汰,而社会需要有足够的智慧的应对。

未来的发展植根于基础科学

每一次科技的爆发式发展,都离不开基础科学技术在某一个方向上的长期研究、发展,和积累。比如,计算机的发展离不开之前长期的微电子芯片、材料工艺、通信技术等行业发展,和后来的算法、和软件行业的发展。计算机在发展几个年代之后,才真正进入主流并爆发式增长,对社会总体生产力带来提升。

接下来从长远来看,人类社会的科技发展,同样也会从这些基础的技术中孕育诞生。未来的技术发展一定会在今天最前沿的基础科技研究中。长远的技术发展趋势,根基一定会在当今的基础研究实验室,甚至是理论研究当中。

书中提到了几个对未来影响最大的技术的现状并讨论了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比如农业技术,生物医药技术,能源技术,材料和制造技术,军事技术,和个人计算技术(比如虚拟现实)。

数据社会和人工智能

如今社会越发数字化和智能化。智能设备充斥了我们生活,可以预见的是,我们的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都会越发数字化和自动化。人工智能会从如此海量的数据中诞生和进一步发展,已经是几乎无法避免的事实。

人工智能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更加智能,减少我们的负担,让我们变得更加”傻瓜化“。但我们真正准备好了人工智能的广泛普及吗?人工智能会对我们的思想,工作习惯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人工智能是否会替代人类的思考,超级人工智能会不会以牺牲人类为代价达到自身预设的目的?

如前面提到的,可以预见一个对生产力带来重大革新的技术,一定也会带来大量工种的淘汰,进而加剧社会的不平等。我们准备好了它们带来的影响吗?

我们对人工智能还有很多不够了解的方面。我们可能无法完全理解这个高速发展的技术对我们的社会的改变。但我们应该更加关注这一颠覆性的技术。

未来的到来并不平均

科技可以对人“赋能”,但是不平等的赋能将会加剧社会的不平等。哪怕在科技,物资,和生产力如此充沛的今天,社会中的不平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甚至在很多程度上更糟。

书中提到了技术人通过技术解决这样的”不平等“的社会现象。比如,可汗学院通过免费公开它们的课程,为落后地区的教育提供帮助;非盈利机构通过技术课程为失业者提供岗位训练;政府通过移动平台提供更方便的社会问题的意见收集,等等。

盖茨基金的梅琳达·盖茨也对本书提供了自己的见解,并提到了科技,尤其是移动技术对全世界女性的”赋能“。她举例提出世界上很多农耕国家女性地位依旧底下,而手机的到来为她们提供了社交,娱乐,和储蓄服务。这个世界已经有很高的手机普及率,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没有手机。政府和社会依然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科技的发展可以给人带来巨大的潜力。但是我们需要有意识地将科技带给每一个人手中。

科技发展有自己的意识吗?

我们能够控制科技的发展方向吗?前 Wired 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提出过一个叫“Technium”的概念,说科技在社会中的发展总有自己的逻辑和机制,它的主要动力是人的需求,会朝着既定的方向演化和发展,好像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改进和塑造这个社会。如果我们能够理解“Technium”需要什么,那么人类可以得到和“Technium”的共赢。

本书对这个科技决定论的观点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和挑战。它提出:科技并没有完全决定社会的发展方向,而且往往会取决于社会的发展的需要。

它以工业革命为例:科技和工业革命实际是相辅相成的。燃煤和蒸汽机科技促进了工业革命的诞生,但是蒸汽机在当时并不是最有效的机器,但是它可以不受时间地点限制,更加适合投资,和控制生产效率,可以使得工厂和劳动力更加集中,更加受工业革命中投资人的青睐。从这一点上看,是工业革命选择了蒸汽机,而不是反之。

技术决定论还忽视了人的主观意识对科技发展的影响。本书作者强调:人类社会有能力也有义务决定我们未来的社会会如何被科技所构建。我们有如此选择的能力,也就必须在科技发展的过程中重视我们的这一权力,使科技朝向为我们服务的方向发展,提高我们的福祉,有意识减轻和避免它带来的不可知负面效应。科技最终应该为我们的未来所服务,而不是反之。

摘自书里:

Technology can never be relied on to solve problems in the absence of social action; one of the dangers of fetishising technology as an actor in its own right is that it obscures this point. Good solutions will rarely, if ever, be implemented through technology alon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